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古代志怪故事:月宫,歌馆

2022-12-07 12:20:15 1694

摘要:月宫覃怀张卿筑是个不羁的人士,口无遮拦喜欢说些异语。他曾对人说:“如果能肋生双翅,我就飞上月宫,嫦娥必会在广寒宫外迎接,拉着我手亲热地说:‘哥哥来了!’”说完大笑。他家二里外有个很大的荷花池,池塘边本来有住户,因为涨水搬走,现在被狐占据。狐...

月宫

覃怀张卿筑是个不羁的人士,口无遮拦喜欢说些异语。他曾对人说:“如果能肋生双翅,我就飞上月宫,嫦娥必会在广寒宫外迎接,拉着我手亲热地说:‘哥哥来了!’”说完大笑。

他家二里外有个很大的荷花池,池塘边本来有住户,因为涨水搬走,现在被狐占据。狐狸经常出来魅惑人,导致游人也逐渐减少。

有一天,张卿筑去荷花池散步游玩。荷花半开,清香之气沁人肺腑,他走累了,就敞怀坐在大柳树下休息。忽见荷花丛中荡出一艘小船,船上站着两个美女,一个身穿红衫,手持佛尘,另外一个丫鬟打扮,手拿轻罗小扇给红衣女扇风。红衣女玉立婷婷,面如芙蓉,薄纱红衫下隐隐露着双肩。

张卿筑狂态复发,站起大喊:“船上的人寂寞吗?小生可以上船陪伴。”两个女子并未作答,小船退回荷花丛中不见了。眼见惊走了美人,张卿筑有些后悔。这时天色忽然暗下来,他正在奇怪,又瞥见天空出现一轮明月,而且越来越大。池水也开始汹涌,和月亮连在一处,月亮里出现一艘小船,直接驶到他面前,船首站着一人,正是拿着拂尘的红衫女。

张卿筑大喜,一下跳到船上。小船乘风破浪越升越高,瞬间进入了月亮。下船后,红衣女拉着他的手说:“月宫一游的愿望实现了,高兴吗?我却不想做你妹妹,做你的妻子可以吗?”张卿筑说:“自己做媒下嫁,这不应该是神仙的做法吧?”红衣女忽然变了脸色,斥责道:“你以为我是狐妖?越主动越是遭到拒绝,世间事大抵如此。人都说狡兔难以对付,真是这样!”说完把拂尘一甩,张卿筑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兔子。

他还来不及震惊,就身不由己飞上旁边的桂花树。俯视红衣女已不知去向,张卿筑忽觉饥饿难当,于是对着桂树叶大口吃起来。叶子很苦。他定下神来,发现自己已经恢复原形,站在那棵大柳树上,仍旧在荷花池边。他知道自己被狐狸戏弄了,小心翼翼下树,疾步归家。此时的确已经天黑,不远处有影影绰绰的灯光,走近后却是自己家的房子,妻子正裸身躺在床上。

再仔细看看,原来不是妻子,而是那个红衫女。张卿筑在女子身后摸摸,并未摸到狐狸尾巴。红衫女坐起笑道:“自己是兔子,却怀疑别人是狐狸。”说完把他拉上床。张卿筑糊里糊涂和红衫女住到一起,在这呆了十多天。每天的饭食说不上丰盛倒也可口,女子每次出去的时候都把房门反锁。

有一天,张卿筑独自在屋里闲坐,忽听窗外有人吟诗:“托身漫漫广寒乡,半是花妖半柳狂,寄语蓝桥迷路者,可曾回首忆糟糠。”张卿筑猛然一惊,似醍醐灌顶清醒过来。他推开窗子,外边站着那个打扇的丫环。他急忙呼喊,哀求对方拯救。丫环说:“人救不如自救,窗子不是打开的吗?”张卿筑听到提醒,跳出窗户。这时才明白,这些天住在荷花池旁的破房子里。他向家的方向疾行,丫环在后告诫:“听到什么都不要回头。”

跑了不远,身后传来声音:“张郎稍等,月中人来了!”张卿筑不敢回头,忽然一声霹雳,他被震晕过去。

张卿筑出游那天,晚上还没回来,家里人四处寻找无果。直到十多天后听人说荷花池旁被雷击死一只狐狸,还震晕一个书生。他的家人急忙去看,果然是张卿筑。抬回家后急救,他清醒过来。当天夜里,他梦到红衣女说:“我因为假冒嫦娥获罪,遗骨抛在荷花池边,张郎如果念旧情,明日给我收尸埋葬。”

张卿筑不敢踏近荷花池,从此后说狂言的习惯也收敛很多。《啖影集》


歌馆

洛阳书生柳先春不热衷功名,也不喜欢交往,每日在书房中弹琴看书。书房的墙上挂着一副山水图,一日,他对着图画凝神欣赏,不觉困倦,伏在桌上睡着。

忽然之间,耳边传来嘤嘤之声,似乎有人唱歌。他站起四顾,眼前出现一座山峰,峰顶是一个大宅院,隐约看到十多个女郎在庭院里游戏。有的采花扑蝶,有的斜倚栏干,还有的在打秋千。

柳先春看到山不高,就向山顶攀登。不一会儿爬到山顶,一个老仆妇从院子里出来,训斥道:“何处狂生,竟敢偷窥人家宅院!”柳先春假称迷路,自报姓名。老仆妇展颜说道:“原来是东家到了,我去禀报主人。”片刻后,一个龙钟老翁拄着拐杖出来迎接,后面还跟着一个少年,老翁客气地说:“不知东家到来,老朽年迈,让我家飞儿待客。”

少年把他请到厅里坐下,摆上酒席,有十多个漂亮婢女陪坐侍候。飞儿说:“我家是大族,族中子弟遍布全国不不计其数。老父带我们兄妹寄居君家,一直无缘当面致谢。今日东家辱临,能否和舍妹结成婚姻?”

柳先春不明白对方说的东家是什么意思,正要推辞说已经有了妻室,婢女把一个年轻女郎领到跟前。飞儿说:“这就是舍妹翼娘。”柳先春看到翼娘眉目如画,杨柳细腰,推辞的话又咽了下去。翼娘在他旁边坐下,婢女们开始唱歌助兴,听到高兴出,飞儿站起舞蹈,十几个婢女围在他左右伴舞。歌舞喧嚣,美女作伴,柳先春乐淘淘如登仙府,忽然看到妻子闯了进来。飞儿和婢女们一哄而散,翼娘来不及跑开,被柳氏用扇子狠拍一下,竟然倒地不起。

柳先春大怒,骂道:“悍妇竟敢如此。”站起来挥拳打去,却猛地从梦中醒来。只见桌子上有一只死苍蝇,山水图上还落着十几只。这时他才明白,自己是到苍蝇国走了一遭。他给桌上的死蝇做了一个小小的纸棺材埋到院子里,有十多只苍蝇环绕飞舞,好像在送葬。(出自《啖影集》。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